当前位置:
首页 > 焦点新闻 > 女子通过结婚帮人落户 不识“前夫”难办准生证

女子通过结婚帮人落户 不识“前夫”难办准生证

 

 
  李英(化名)因为找不到前夫而为孩子的准生证问题烦恼。本报记者欧阳晓菲摄
 
  出借身份帮人落户 结婚离婚他人代办 “前夫”难寻准生证难办
 
  直到昨天,在朝阳区某医院做护士的李英(化名)仍在为即将诞生的孩子的准生证问题而烦恼。李英称,由于4年前她轻信朋友臧某的“帮忙请求”,将自己的身份借给臧某,由其去为另外一人办户口。在此过程中,臧某通过办理结婚离婚的方式,帮助一人落户成功。李英从未和这名“丈夫”见面,就已经经历了结婚又离婚。再婚后的李英目前已经怀孕,由于自己手里没有当时的离婚手续,而没法办理准生证,即将诞生的孩子有可能出生后就成为“黑户”。目前,李英陷入苦寻“前夫”而又无路可走的尴尬境地。
 
  生活遇难题
 
  朋友出手解烦恼
 
  11月29日中午,31岁的李英在医院正常上着班,由于工作繁忙,她不停穿梭于各病房之间。在难得的几分钟空闲期里,她要么静坐在凳子上望着桌子发呆,要么斜倚在窗边,直勾勾地望着窗外。“早知道会有今天的情况,我无论如何不会把身份借给他,但是当年他确实也帮了我一个大忙。”
 
  李英所提到的“他”,是一名臧姓男子。2007年11月,臧某经常到李英所在的科室去看望一位病人。当时李英对臧某的印象是“瘦高个、寸头、大眼睛,十分健谈”。时间不长,李英结识了臧某,两人成为普通朋友,平时也经常联系,偶尔还聚在一起吃饭、聊天。
 
  2008年4月,李英遇到一个急迫需要解决的问题,她的户口一直落在门头沟的一名近亲属家中,当年由于拆迁原因,李英的户口不能再落在此地,需要尽快迁出。在北京市区工作时间并不长的李英一时找不到可以落户的地方,李英回忆,苦于没有解决的办法,让她一度十分焦躁。
 
  就在一次不经意的谈话中,李英向臧某提到了这个烦恼。臧某很快就提出,他可以去想想办法,争取解决这个问题。大概10天左右,臧某告诉李英,事情已经没问题了,可以帮助李英将户口落到他的一个哥们儿家中,与户主的关系是“表妹”。得知这一消息,李英喜出望外,对臧某表示了感谢。
 
  2008年5月中旬,臧某带着李英来到朝阳区酒仙桥派出所,在那里李英见到了户主何某。提交所有材料后,李英成功落户在何某位于南十里居的家中,成为户主何某的“表妹”。最苦恼的事情就这样解决,且没有花费太多精力和金钱,李英回忆,当时就感觉如释重负,对于臧某也十分感激。
 
  帮人落户口
 
  出借身份办结婚
 
  户口问题得以解决,李英继续着她正常的工作和生活,也仍然和臧某保持着联系和交往。2008年11月的一天,臧某突然约李英去喝咖啡,并提前说了“有要事和你商量”。李英如期赴约,到达咖啡厅时,李英发现,户主何某也和臧某在一起。
 
  在交谈中,臧某告诉李英,想请她帮个忙,借用一下她的户口页及身份证。李英回忆,当时臧某说是要帮助自己的现役军人亲戚办北京户口,按照规定,只要其配偶是北京户口,这名亲戚在退出此行业时,就能落户北京。臧某说,让李英和这名亲戚办一下结婚,这样亲戚就可以落户北京,一旦落户成功,这名亲戚会很快将户口迁走,“你放心,我都有关系,不会对你产生任何影响”。
 
  由于之前臧某帮自己解决了一个大问题,李英感觉不好推辞。加上对臧某的了解,李英也感觉他是个有能力的人,没有过多的考虑,李英答应了这一请求,将身份证交给了臧某。之后,臧某也从何某处取得李英的户口页。李英说,从此之后,除了又给了臧某一些一寸照片后,她没有再问起这件事情。李英的生活工作一切如初。
 
  未见丈夫面
 
  结婚离婚走一遍
 
  2011年7月,已经30岁的李英马上要结婚。7月中旬的一天,她拿到户口页准备和男友登记结婚时却发现,自己的婚姻状况一栏标注的是“有配偶”,这就意味着她不能和男友结婚。李英连续多次找到臧某,急切地询问该怎么办,臧某则一直支支吾吾,表示会去想办法,但却迟迟给不出解决方法。
 
  经过十多天的反复催促,2011年7月28日,臧某将一个离婚证交给李英,让她拿着去更改婚姻状况,以便办理结婚登记。李英打开这个离婚证发现,与其“离婚”的“丈夫”也是一名臧姓男子,由于没有和臧某提到过的“亲戚”见面,李英以为此人便是这名“亲戚”。拿着这本离婚证,李英顺利办理了婚姻状况变更,这才得以与男友登记结婚。
 
  李英称,当天在派出所办理完婚姻状况更改,她将离婚证交给臧某,他立刻将这本离婚证毁掉。李英追问才得知,这个离婚证是臧某在街头办证贩子处办的,曾经和她“结过婚”的人究竟是谁,李英仍然蒙在鼓里。李英没有想到,一个更大的麻烦在等着她。
 
  难办准生证
 
  苦寻前夫却无门
 
  今年11月,李英发现自己已经怀孕。按照规定,她应该办理准生证,才能合法生育。经过向计生部门了解得知,她的户口本上所显示的婚姻状况是离婚后再结婚,如果想办理准生证,必须出示离婚手续。李英这才意识到,由于自己是将身份出借给别人,实际是初次结婚的她,在法律上却已经是离过婚的人。而她连曾经“结婚又离婚”的“丈夫”都没见过。
 
  李英马上再次找到臧某,要求他拿出离婚手续,此时的臧某态度已经是180度大转弯,他不去帮忙解决这个问题,仍然是推三阻四,后来李英再找他时,干脆不接电话,也不再露面。李英曾多次到户口所在的派出所查询,试图得知那个未曾谋面的“丈夫”是谁,但由于涉及公民个人信息,派出所未向李英提供相关信息。
 
  李英说,在去派出所查询时,她也自感无法开口,“既然是结过婚的,连自己的丈夫都不知道是谁,这太难堪了”。李英还试图从婚姻登记机关查出这名“丈夫”,但由于她并不知道臧某当年拿到她的户口页和身份证后,究竟到了何处去办理结婚,她无法确定该去哪个婚姻登记机关查询。
 
  离婚必在京
 
  律师分析
 
  登记机关有失误
 
  昨天下午,从事婚姻家庭诉讼多年的北京尚公律师事务所律师古晓丹分析指出,在此事件中,李英贸然外借身份,才引发了目前的一系列现实问题及麻烦。如果想解决现在的问题,李英应该尽快查询到曾与她“结婚”的男子的身份,一旦得知此人身份,便可向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法院就之前两人的“结婚”作出新的裁定。
 
  按照法律规定,结婚和离婚,必须有夫妻双方到场。此事件中,李英与“丈夫”未曾见过面,就办理了结婚手续,这是完全违背法律法规的。为其办理结婚的婚姻登记机关存在重大失误。
 
  古晓丹提醒,公民在日常生活中,一定不能将身份随便外借,否则将在婚姻、购房、债务等各方面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 
  女子要逐区查询
 
  李英户口所在的派出所证实,确实有人曾经和李英结婚后落户,但由于这涉及公民个人信息,按照规定是不能随便公开的。从11月26日起,记者多次拨打臧某的电话,但一直无人接听。
 
  由于已经怀有身孕,李英更加着急,她和丈夫也已经找到律师,希望能通过法律手段解决现在的麻烦,但她又陷入另一个尴尬中,由于目前仍未搞清楚自己曾经的“丈夫”是谁,她也不清楚哪些部门在这个事件中该承担责任,李英面临无人可告的局面。
 
 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,李英的孩子诞生之日也一天天临近。李英说,如果拿不到当时的离婚手续,她无法办理准生证,她的孩子将面临“黑户”的身份,但丈夫和她都绝不会选择堕胎。李英说,这样离奇的经历让她遇上,已经是欲哭无泪,“这是个大教训,早知道会这样,我死活不会把身份借给别人”。
 
  昨天,李英表示,经过了解,既然她未曾谋面的“丈夫”已经和她离婚,那么其离婚的办理地点必定为北京范围内。因此,李英已经决定,到北京市各个区县的婚姻登记机关逐个查询,以确定这名“丈夫”究竟为何人。

女子通过结婚帮人落户 不识“前夫”难办准生证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表情
还能输入210个字